返回首页 > 您现在的位置: 环保减排 > 污染常识 > 正文

吉林一镇地下水污染:水管流出红褐色絮状物与蚯蚓

发布日期:2018/1/24 9:51:52 浏览:761

!),.:;?]}?¨°·ˇˉ―‖’”…‰′″?℃∶、。〃〉》」』】〕〗〞︶︺︾﹀﹄﹚﹜﹞!"%'),.:;?]`|}~¢

/*StyleDefinitions*/

table.MsoNormalTable

{mso-style-name:普通表格;

mso-tstyle-rowband-size:0;

mso-tstyle-colband-size:0;

mso-style-noshow:yes;

mso-style-priority:99;

mso-style-parent:;

mso-padding-alt:0cm5.4pt0cm5.4pt;

mso-para-margin:0cm;

mso-para-margin-bottom:.0001pt;

mso-pagination:widow-orphan;

font-size:12.0pt;

font-family:Cambria;

mso-ascii-font-family:Cambria;

mso-ascii-theme-font:minor-latin;

mso-hansi-font-family:Cambria;

mso-hansi-theme-font:minor-latin;

mso-font-kerning:1.0pt;}

出品_《无象》工作室

作者_白陵

1月8日,北岗镇定点供水的第14天。

下午3点整,是流动消防车到达北岗村阳光明商店供水点的最晚时刻。三叉路口覆盖了厚厚的雪,空旷、寥落。阴沉的天空底下,坐落着低矮的房屋。农村电动三轮车、小推车上载着空水桶,人们谩骂、嘟囔着闲话。

消防车没有出现,有人把水桶放在雪地里排队,哆嗦着脚回家了。没出半个小时,微信群里发来通知,由于消防车检修,今天不供水了。

一场持续近一个月的饮用水危机,迅速蔓延拥有10600人口的北岗镇。位于吉林省东南边陲、长白山西麓的白山市抚松县北岗镇,共有两处水井——北岗村、西泉村水源。12月8日,镇上的人突然发现,半数住户家中供水出现浑浊、红褐色絮状物、碎叶与黑色渣滓。官方调查称,西泉村水源受到污染。

为满足镇上的用水需求,北岗镇政府开始定时、定点放水,同时采掘新水井。但这场水危机的解决远非易事。

抚松县北岗镇近半数人家的水变得浑浊。

危机

落雪之后,参农李建章开始重修房屋。

昨夜放在厨房的水,慢慢变红,悬浮着黑灰、深绿色碎叶,桶壁生长出密密麻麻的红、褐色絮状物。妻子张艳埋怨李建章,抠墙、挖屋顶的土,污染了水桶。

李建章没在意。过滤掉水面的悬浮物后,一家人继续饮用。几天后,夫妻俩开始上吐下泻。使用凉水洗手后,李建章的手背冒出了疹子,第二天,手全肿了。陆陆续续,有人发现,北岗镇多数住户家中的水,都变成肉眼可见的深红色。

李建章是过敏体质。每到夏天,给参叶打农药时,他需要提前服下防治过敏的药物,全身包裹得严严实实。夫妻俩开始怀疑,水可能有问题。

北岗镇地处长白山腹心地带,是“中国人参之乡”抚松县的源头。民国初期,抚松县建立参会,三岗设分会。北岗参户最多,参业生产繁荣昌盛。北岗镇森林资源丰富,水资源、火山岩灰、中小药材等也颇负盛名。

水质好是全镇人的骄傲。镇上的老人、小孩习惯生喝水。镇上没有自来水处理厂。70年代初打的两眼井和1992年打的一眼井,日供水量能达到400吨。通过水管站铺设的散管,井水流进每户人家。

相隔不远的李翠家用一个红色的大水缸储水。一眼望去,上层漂浮着油花,下层沉着渣滓。一家人只喝中层的水。水缸的水喝完了,李翠才发现,缸壁布满红色絮状物。当晚,李翠买了一箱矿泉水,暂时应对水危机。另一户周彤家,烧开水后,壶底满是渣滓。她给水龙头加了一个净化器,没几天,滤芯堵住了。

更严重的是,一户人家的水管流出了蚯蚓、碎叶。还有的住户饲养金鱼,换水后很快死了。人们把红色的渣滓水称作“免费的茶水”。

12月18号,水危机爆发的第十天。十多个村民代表到镇政府询问情况,得到的回复是:主水管漏了,渗入了淤泥。但两天后,北岗镇水管站人员陪同抚松县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来到两眼水井——北岗村、西泉村水源处取样。

今年的雪落得迟缓。深雪掩埋了整个村、镇。天气阴沉,木头栅栏围起的砖房掩映在雪中,十分安静。天色晚得早,日暮沉沉。

西泉村水井位于北岗镇小北出口。萧瑟的树林拔地而起。落雪覆盖了井口。距离水井不远处的高地,环卫工人将成车垃圾倾倒于此。北岗镇至今未设垃圾分类处理站。腥臭的垃圾缠绕着脏雪,随处可见废旧电池、腐臭的剩菜,难以再利用的塑料制品。不到百米处,是一座沥青拌合站。自2016年秋天,中交一航鹤大沥青拌合站废弃,厂房内无人作业,碎石胡乱堆砌,被塑料棚子掩盖住。

抚松县疾控中心取样后的第二天,北岗镇政府雇佣钩机对西泉村水井附近的垃圾进行清理,同时疏通河道,降低疑似污染物浓度。

事实上,多年以来,附近的村民经常投诉,每天倾倒的垃圾,沥青拌合站产生的粉尘、沥青烟有造成井水污染的隐患。

12月25日,抚松县疾控中心出具检验结论称:北岗村水源显示为达标饮用水;西泉村水源总大肠菌群、耐热大肠菌群,群落总数和锰超标锰的含量为0.92mg/L,超出标准值0.62mg/L。

抚松县政府将原因归结为:其一,北岗镇居民长期不良生活习惯,倾倒生活垃圾和废水。其二,北岗镇火山灰十分丰富,火山岩中含有丰富锰等几十种矿物质,冬季枯水期水位下降矿物质融入。

邻居告诉张艳,水不能喝。将信将疑的张艳被拉进微信群。她把群昵称改成“我们的水怎么被污染了”。还有的村民改成“含锰的水”、想喝健康水”、“我们的明天”、“我要吃干净的水”“饮水思源”等。

一场蔓延全镇的饮用水危机爆发了。

西泉村水井

污染源

更多的人把矛头指向河流上游的一座人参皂甙厂。他们认为,今年冬天起试生产的皂甙厂,违规排污,造成了这次突如其来的水危机。

沿北岗镇小北出口驶入鹤大线,溯河流而上,不出十分钟的车程,映入眼帘的是散布山腰的民居。一排不起眼的平房,门前挂着抚松县华盛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牌子。成立于2016年6月的华盛公司,注册资本1100万,主要经营范围是:中药材种植、收购、加工、提取等。

华盛公司是北岗镇为数不多的企业之一。2010年,国内人参价格大涨,四年后达到历史制高点。市场并未一路高歌猛进。2015年,人参价格迅速下跌。以种植人参为主要产业的北岗镇,经济渐渐衰败。北岗镇有很多家庭式作坊,将人参洗净、照晒、烘干、定型、装箱、销售,完成对人参的初级加工。

据北岗镇镇长马德志讲述,为完成县招商引资任务,在镇政府的支持下,华盛公司法人代表佟盛瑛买下几间平房,作为厂房,其后购置设备,陆续开工。至今为止,土地使用证、环评报告等皆未办理。马德志还曾向抚松县政府争取重新修订土地规划,以加快华盛公司的手续审批。他曾安抚佟盛瑛安心投入生产,相信镇政府。“佟盛瑛受过劳动教养。他想干点实事,镇政府是支持的。”

华盛公司的主要业务是从人参叶中提取人参皂甙,对人参进行深加工。人参皂甙是一种人参属药材,可用于配制降血糖剂、抗肿瘤剂、抗溃疡剂等。

不少北岗镇居民怀疑,华盛公司清洗人参叶时,将含有大量农药代森锰锌的废水直排河道,造成了饮用水锰超标。白色粉末状的代森锰锌属于低毒农药,对皮肤、粘膜有刺激作用,对鱼有毒,不可污染水源。

北岗镇水危机爆发后,抚松县环保监察大队对华盛公司进行现场调查,从蓄水池中取样生产废水进行化验。其后,据北岗镇政府通报:水样化验结果显示与饮用水污染无关。但政府并未公布详细的化验报告。

此举令许多居民生疑。究竟华盛公司违规排污是否属实?一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士透露,华盛公司在后院挖了三口井,井水用于生产。其后,所产生的废水可达300°C高温,含有大量代森锰锌等农药残留。落雪之前,华盛公司在厂房后院倾倒了160吨果浆,当沸水流经地下排污通道时,高温致使渗入土壤的果浆下沉,跟随沸水进入河道。

一位居住在华盛公司附近的村民描述,他曾看到,污水从厂房后院流淌下来,有股浓重的酒精味。另一位村民则描述,地表流淌的红褐色沸水使大片核桃树死亡。华盛公司也被消防队责令整改。没过多久,华盛公司改由地下暗管偷排废水。

上述知情人士告诉《无象》,去年华盛公司仅加工3吨参叶,今年购进了120多吨参叶。目前加工完成不到30吨。该知情人士同时解释,由于缺乏污水处理设备,周边县市的参叶一般运往南方深加工,许多皂甙厂被当地环保局关停。

由于华盛公司未完善相关手续,即在2017年12月份试生产。12月27日,抚松县环保局认为其违法排污,下达整改通知,要求华盛停止生产并补办手续。

迫于民众的抗议,抚松县环保局随后公布了华盛公司的废水池锰浓度检测结果,为0.29mg/L,未达到国家地下饮用水锰含量标准限值0.3mg/L。

持相反态度的是,华盛公司法人代表佟盛瑛始终否认,华盛公司所排放的水存在污染。他同时坚决否认,北岗镇的井水浑浊是由华盛公司所致。在厂房车间,佟盛瑛向北岗镇居民展示从地下打的井,供给工人们生产、生活用水。依照佟盛瑛的逻辑,如果水有严重污染,排放到地下,也会污染工人们喝的井水。

“我每天都在车间吃、住。”佟盛瑛承认,华盛公司还未购买污水处理设备。

在未查清污染源之前,北岗镇政府决定对所有疑似污染源均采取措施。北岗镇党委书记刘毅昌承诺,群众可以24小时到华盛公司监督。

1月7日,深雪掩埋了整座山坡,几乎漫过膝盖。停产后的华盛公司,厂房后坡显现出一道道黄褐色湾流,没有雪覆盖,微微结成冰,臭气难闻。

华盛公司厂房后坡

充斥汽油味的供水

自12月26日起,为满足镇上的用水需求,北岗镇政府开始施行定时、定点放水措施,通过消防车从抚松县自来水公司临时调水。

停水当天,李建章夫妇来到镇政府门口领水。寒意瑟瑟,排队的居民挤满了每个取水点,每户限领50斤。领到水的李建章,仔细一闻,有股浓重的汽油味。夫妇两人吃不惯发放的水,最终决定到邻镇泉阳亲戚家接水。出发前,李建章借了十几个桶,还拿酒桶充数。喝到泉阳镇的水以后,夫妻两人的腹泻才停止了。

12月27日,北岗镇政府再次对两处水源地取样检测。北岗村水源显示仍为达标饮用水,西泉村水源锰的含量降至0.58mg/L,超出标准值0.28mg/L。北岗镇政府继续对西泉村水源投放杀菌剂。

尽管政府一再强调,北岗村水源可以放心饮用。为了节省成本,没过几天,消防车不再从抚松县自来水公司调水,而从始终检测合格的北岗村水源取水、发放。镇上大多数居民仍将信将疑,他们不相信镇政府检验达标的结论。

同时,北岗镇政府决定重新打1-2眼新水井,购买除锰、杀菌设备,建设新水房以供机器运作。两处勘测的新水井不能满足出水需求后,新水井最终选址到距离被污染的西泉村水源不足一百米处。

事实上,

[1] [2]  下一页

最新污染常识

欢迎咨询
返回顶部